漠公

∗ 中国书画界联合会副主席
∗ 中国书画界联合会常务理事
∗ 北京黄埔大学艺术学院常务副院长
∗ 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兼教育委员会主任
∗ 东方九泽龙书画研究协会理事、特聘书法家
漠公,字敬源,蒙古族,师承北京著名书法教育家赵家熹先生,经几十年的精研苦练,深谙书道之精髓,行、草、楷、隶、篆无不信手拈来,书就成幅。长期致力于书法教育并已凝练出一套独特的系统书法教程,2004年亲自创办了北京黄埔大学艺术学院,并担任首任院长。…

丁香书话

2017-09-26

小时候,家里没别的,就是书多。爸爸妈妈都爱读书,受他们影响,我们兄弟四个也就爱读书了。


到现在,我,老二敏锐,老四建民都有一个通病,就是睡前一定要看书,否则无法入睡。唯老三小宝没这个毛病,他是倒头就睡,可能跟他十五岁就当兵,过早开始在部队生活有关系。


我们家门前的一左一右,长着两棵硕大的紫丁香树。一到初夏,树上密密麻麻的小紫丁香花就开了。那一阵阵浓郁的、扑鼻的香味一天到晚都弥漫在我家院里。


每到这个时候,白天,我就把我房间的窗户打开,闻着醉人的花香,躺在床上读书。


敏锐那时读小学六年级了,开始读《林海雪原》、《铁道游击队》这类长篇小说了。小宝、建民两个小弟弟,初小还没毕业,只能看看小人书,读读《小朋友》、《少年文艺》这类少儿刊物。


敏锐从小商品意识特强,他能通过读书跟自己的同学,以及小宝、建民的小伙伴交换很多东西。他的付出,就是在我家紫丁香树下,给这帮坐在小板凳儿上的阿猫阿狗们读《三侠五义》,这本书是爸爸出差时,从北京买回来的。


敏锐在读书前,要跟对三侠五义如痴如醉、神魂颠倒的那帮小破孩儿们,事先讲好条件:


“小渣子,爷读完了,你给爷啥东西?”敏锐问道。小渣子是他同班同学,大名叫贺远平,他有六个姐妹,是家里唯一的男孩。他还有个外号叫贾宝玉,但他不喜欢,人一叫他就急,大家就改叫他小渣子了。


“爷给你带来了两张糖饼,爷妈刚烙出锅的。”小渣子对敏锐亮了亮油纸包着的糖饼,补充说:“今天你得把狸猫换太子全部念完,爷才给你饼吃。”


敏锐咽了咽口水,接着跟小宝说:“今天你洗猫不?”


“洗,洗!”小宝赶紧点头答应。我家那只大青猫,最近身上的毛脏得都要擀毡了,妈妈昨天警告敏锐,说那只猫身上再不干净,就不让他养了,因为这只猫小时侯,是敏锐抱到家里来的。每次洗猫的时候,大青猫又叫又咬,很费劲。这下好,洗猫这个恐怖而艰巨的任务,今天就落到了小宝头上。


就这样,敏锐一个也不落下地,讲完了交换条件。接着,他就开始绘声绘色地读起了《三侠五义》。


TAG:丁香书话

评论加载中...
内容:
评论者: 验证码:
  
Copyright © 漠公工作室.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本程序由 秋韵草堂 开发制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