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公

∗ 中国书画界联合会副主席
∗ 中国书画界联合会常务理事
∗ 北京黄埔大学艺术学院常务副院长
∗ 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兼教育委员会主任
∗ 东方九泽龙书画研究协会理事、特聘书法家
漠公,字敬源,蒙古族,师承北京著名书法教育家赵家熹先生,经几十年的精研苦练,深谙书道之精髓,行、草、楷、隶、篆无不信手拈来,书就成幅。长期致力于书法教育并已凝练出一套独特的系统书法教程,2004年亲自创办了北京黄埔大学艺术学院,并担任首任院长。…

三个小秃头

2017-09-26

我是我家老大,下面有三个弟弟,互相都隔着一岁。可能我们小时侯太淘气了,给我们老妈落下个严重的神经衰弱症。


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老二上了小学一年级,但跟我不在一个学校。老三和老四还在大院幼儿园,一个在中班,一个在小班。


那时大院里的孩子兴“煽三角”,互相赢烟盒纸。具体玩法是:把软包装的烟盒纸叠成三角形,这个叠好的纸片即被称为“三角”。一个小孩将自己的“三角”置于地面上,另一个小孩举起自己的“三角”摔在地上那个“三角”的旁边,借助空气的扇力,尽量把地上的那个“三角”掀个底朝上。如果地上的那个 “三角” 被掀翻了,那么,这个“三角”就归对方所有了。


我的父母都不抽烟,因此家里从来就没有空烟盒可以提供给我们。我那时迷上了画画,加上没有搞到空烟盒的条件,所以也就从不加入到“煽三角”这种活动中去。


可是我家老二,却彻底迷上了“煽三角”。他从小就属于“没有条件,创造条件也要上”的那种孩子。于是,大院里的垃圾箱和垃圾堆,便成了他搜集烟盒纸的主要场所。


由于老是拿个木棍,在充满细菌的垃圾堆里翻来找去,老二头上长满了癣。


那时好象也没什么好的治疗办法,每天下午,我领着老二到医院,医生把老二的头发刮得光光的,然后涂上厚厚一层黑了吧唧、味了咕唧的中药膏,外面再包上几层白纱布。这时,怎么看老二,他都像个大头的白蘑菇。每天下午,我领他在医院换了药,包好头后,我都要乐上半天,笑得他怪不好意思的。怕伤他自尊,几次我都想憋住不笑,可就是忍不住不笑。


那时,我们兄弟四个最快乐的事情,就是星期六下午,我把老三和老四从幼儿院接回家的时候。


兄弟几个分开了一个星期,见了面好不亲热,又是跳,又是叫。我负责给他们三个分妈妈留下的水果、点心和糖。还别说,我和老二毕竟大点儿了,也意识到自己好赖是已经读书的小学生了,每次都会把自己的那一份,主动多分给两个小弟弟一些。


TAG:三个小秃头

评论加载中...
内容:
评论者: 验证码:
  
Copyright © 漠公工作室.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本程序由 秋韵草堂 开发制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