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公

∗ 中国书画界联合会副主席
∗ 中国书画界联合会常务理事
∗ 北京黄埔大学艺术学院常务副院长
∗ 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兼教育委员会主任
∗ 东方九泽龙书画研究协会理事、特聘书法家
漠公,字敬源,蒙古族,师承北京著名书法教育家赵家熹先生,经几十年的精研苦练,深谙书道之精髓,行、草、楷、隶、篆无不信手拈来,书就成幅。长期致力于书法教育并已凝练出一套独特的系统书法教程,2004年亲自创办了北京黄埔大学艺术学院,并担任首任院长。…

迟来的审判

2007-05-27

我十七岁那年,爸爸和大爷都已身陷囹圄两年之久了,在大学教书的老叔,也因两位哥哥的牵连被关押了起来。


用现在的观点看,那一年,我事实上成了当地社会一个知名的小教父。我有几个死心塌地跟我干的死党。我们打遍全市没有对手。


那是个春寒之夜,一位朋友领着老大丹和老二玉兄弟俩来到我家,让我替他们被打死的妈妈报仇。


丹和玉的爸爸叫哈斯,早已被打成走资派,跟我爸爸的命运一样,被关押着。他俩下面还有两个少不更事的小弟弟和一个小妹妹。丹成了一家之长。


兄弟俩说,他们已经搜集到若干证据,证明他们的妈妈肯定是先被四个专案组成员打死后,再从楼上扔下来的,然后又统一口径,硬说他们的妈妈是自己跳楼自杀的。


“现在就差他们自己的交代了,”丹说了来找我的理由,“妈妈单位革委会的头目,是护着这四个人的,一口咬定我妈妈就是自杀的。”


“你们的意思,是让我抓着这四个人,逼他们交代事实真相?”我问。


“就是这个意思,”丹说,“如果能让他们亲笔写出书面交代材料来最好。然后,我们把他们的交代印成传单,到处散发,让全社会知道他们杀人的真相。同时,我们还打算带上他们的交代材料,到北京去告状。”


“你们兄弟俩为什么来找我?我们以前素不相识。”我问道。


丹说,一是他妈妈生前说过,曾和我母亲共过事。二是社会上已经在传说我专门替家里有怨的人报仇。


TAG:迟来的审判

评论加载中...
内容:
评论者: 验证码:
  
Copyright © 漠公工作室.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本程序由 秋韵草堂 开发制作。